奥秘4:交锋-144

上一章:奥秘4:交锋-143

努力加载中...

“手指吃木头因为一只白蚁看到过一些树木上有奇怪的钻孔。”

“在地球上应该最多只有10个或15个,他们5个为一组,”

它们通过地壳上的这些细微的针刺和大地母亲进行交流、寻拭水源、预测地震,它们的城市就这样和世界相通。

一位年长的探险家曾告诉过103号要得到这种礼物城市是有代价的。如果想要住在这儿,蚂蚁们必须照料这棵树。这种职责下仅具有强迫性的而且是终生的。它们必须在意识中就把自己看作是一名园丁。它们爬了出来。

“他们像鸟一样窝在树上。”

“他们根本不吃东西,他们靠天生的一种能量储备生存。”

贝洛岗人参观着这所出乎意料的城市,所有的枝条都是空的,植物汁液在活城市的墙板中流动,

狂躁的蚂蚁们决定在这个平静的小港口多逗留几天,以便使自己从旅行的激情中冷静下来,它们还要医治战争中受伤的战士并为以后继续斗争养精蓄锐。

它说曾经看到过一种惊人的场面。两条邻近生长的菟丝子扭动着枝条寻找可以吸附的灌木。如果没有找到合适的植物,它们两个就会相互缠绕在一起并互相吸取对方的汁液直到两条菟丝于同归于尽。

“手指是粉红色的圆球。”

“有很多手指。”

103号摇了摇触角:“不,由它们去吧,它们也是纷繁复杂的世界中的一部分。”

“胡说八道,前几天我们还杀死了一个。”

103号解释说这个东西对它而言非常重要。

在24号和9号的陪伴之下,它立刻爬上了树。103号发现树皮上有一块最薄。它们一起咬破了保护膜,弄折了金合欢的枝条。太棒了!一个无可挑剔的空蚂蚁城出现在它们跟前。

外面,无法吃掉树中的昆虫们的癞蛤蟆在高声地叫喊着。

“手指是无法攻击的。”

“手指在天上飞。”

24号张开它锋利的大颚准备把菟丝子咬成几段。

全体远征军都睡着了,只有那些被双盘吸虫控制的蚂蚁幽灵们排队离开大家,爬上了草尖等着被羊吃掉。但在这岛上连羊的影子也没有。清晨,它们忘了自己半夜出走的原因,又回到同伴中间。

蚂蚁们展开了辩论。每个人都坚持已见。

合欢岛

“它们也可能是又黑又平的。”

103号寻找着能量最强的确切地点。它发现哈特曼的结点就在金合欢树的下面。

它们走进植物的根中,这些房间正等着蚂蚁们来住。有一些房间看起来很像粮仓或婚房。金合欢甚至把养着没有翅膀的白蚜虫的牲畜棚都准备好了。

“应该把它连根拔起并马上扔到水中。”

合欢树发出情人的树脂清香欢迎着蚂蚁们的到来。

103号走了几步,突然它感到有什么东西打到了身上。它隐隐感受到了地球磁场对它产生的作用。

当人们一旦选择了它所处的阵营,他们便联起于要对付它们共同的敌人。

“他们吃肉。”

它们在枝条最大的地下室中饱餐了一顿。

它已经等了蚂蚁两年。多少金合欢兄弟辈子都没有和蚂蚁相遇的机会呀!而它则间接地受了手指的帮助,同样也是这些手指在它的树皮上刻上“吉尔娜塔莉”,这个疤痕至今让它痛苦万分!

“不对,手指吃蚂蚁。”

这时它们听到一阵有规律的“喀喀”声。这一定是蛀木甲虫。它有规律地啄击树木来在木头上钻孔。

“是的,非常重要。”23号重复着说,“这是由手指神明雕出来的东西!这是神明的巨石。”

远征军离哈特曼之结不远_。

“不要再说了!至少不应该乱下评论,手指绝对会冬眠。所有的动物都冬眠。”

褐蚁,白蚁,蜜蜂和驯养的小甲虫。它们喂养蚜虫并平均分配了蚜虫香甜的蜜露。继而就像每次露营一样,大家又谈到永恒的主题——手指——它们此番远征的目的所在。

它们面前就有敌人而它们却还在争论。睡觉比什么都重要,金合欢很自豪它可变成为一棵树,它将会在它们进入梦乡时守护它们。

103号看到一株菜豆在离金合欢不远处生长。它盘旋的速度是很慢,很容易让别人误以为是风吹得它在动。

褐蚁没费多大力便找到了它们,这对罗密欧和朱丽叶甲虫就这样破蚂蚁吞进肚子中。

“手指根本不吃东西,他们靠天生就有的能量储备生存,我刚和你们说过。”

“这是一只雄性的蛀木甲虫在叫它的妻子。”一只经常和这些敌手打交道的白蚁说,那些相互呼应的“喀喀”声就像两只BP机在对叫。

它是在哈特曼的结点上。

“只要这根茎条一碰到小灌木,它的根就慢慢退化,而菟丝子会长成一种带有小刺的树。它长在别的灌木上靠吸取对方的树汁生活。菟丝子实际是植物界的吸血鬼,”

争论还在继续,“手指教振”和“非手指教派”针锋相对。23号和24号荒谬的说词激怒了9号。

“他们可以在水下行走。”

“103号怎么了?为什么离开队伍?”

说干就干,它们利用这次机会彻底清除了所有对金合欢有害的植物。然后它们赶去了所有虫子,小的蚀木虫和在周围打转的小飞虫。

每个人都很喜欢在这儿歇脚。

“那根本不是手指。”

蚂蚁们现在探讨起抽象的话题,它越来越害怕。褐蚁们是否全感染上了“情绪的疾病”呢?它们是否越来越不像蚂蚁呢?

“那么,是什么呢?”

“手指派”的信徒们马上用泥土也堆成了一个相似的塑像。

再远一点,土地更加松软,岛中间盛开着金合欢。也许是风挟带着它的种子漂洋过海偶而落到岛上。水、上、空气,这3个因素已足以使植物生根发芽,但它还缺少继续生长的媒介:蚂蚁。它的基因中注定它要和蚂蚁生活在一起。

9号田惑地看着队友,这太奇怪了!大家在远征中完全变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如果我们任它长下去,它会最终找到金合欢并缠在它的树干了。”24号问,

奥秘五:蚂蚁的主人

哈特曼之结是一种特别的磁场。蚂蚁们一般只把它们的巢建筑在这种地区,也就是阴性离子的地球磁力线交错的地方。大多数动物(尤其是哺乳类动物)在这种地方都会感到不舒服。但对于蚂蚁来说,它们却是舒适的保障。

晚上,远征军便搬进树城之中。

“不,手指在地上爬。”

“不。”103导说,“如果你把它咬断,每一段都会成为一棵新的植物。一个被切成10段的菟丝子会长成10条菟丝子。”

“不,他们冬眠。”

“手指并不存在。”

领头的由白蚁船搁浅在长满青苔的沙滩上。这里的动物和植物似乎和它们以前见过的都不一样。生长在沼泽地中的小飞虫嗡嗡地在蚊子从和蜻蜓群中打转,那些植物根本没有生根就像是被摆放在那儿似的。花朵也很平常,植物的叶子一缕一缕地垂下来。在海藻的下面,地是硬的。在浪花日复一日的冲击下,岩石被蚀出一个个蜂窝似的小洞,乍看像一块黑色的破海棉。

突然103号发起抖来。岛中央的一块突起唤起它宝贵的回忆。这块突起……不,这一定不会是巧合,一定不会。这是在白蚁国度中发现的第一种奇特的东西。它没有告诉任何人便离开了队伍独自去研究这种奇怪的石头。这块东西很硬,透明里面有白色粉末,和上一次的一模一样。

老兵指着一株菟丝子的幼苗并向它解释道:“菟丝子的种子无论在多么恶劣的环境中都会生根发芽。当它破土而出时,植物的茎以每小时两圈的速度盘旋生长。

24号赞叹不已地看着一间间植物房间。高兴之下,它张开了嘴,蝴蝶茧掉了出来。它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很快又把它拾了起来。

“手指和蝴蝶一样住在水泥的窝中。”

“手指是可以永生的。”

白蚁兵找到了它,它们碰了碰触角。

“不,是爬行动物。”

“应该在这些败类教坏其它远征队员之前把它们全杀光。”它说并要求103号证明这些内部敌人带来的危险。

“手指也是植物。”

雾渐渐散了!一幅奇怪的景象展现在蚂蚁跟前:一片沙滩,暗礁,海边悬崖。

  • 背景:                 
  • 字号:   默认